竹子哼哼

这是一个很有好奇心的人,致力于成为一个很有思考力的人。

存一些《戏精宿舍》50话的读后感

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,第一句喊出来的是:「啊,龙妹是看了新的日剧《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》吧?!」


确实,这篇事关实习工作的讨论。


虽然只是个不现实的美好愿景,还是希望走出象牙塔的大家能够一直生猛下去:成为野兽而非社畜。


王小波的「缓慢受锤」也锤不死的凶猛野兽。

/

以下都来自深夜三点微信码给朋友的读后感:


我看完了。


其实感触挺深的。


比起伟哥,我更偏向欧阳这类型,有点儿过于理想主义。我发现我朋友和我讨论事情的时候对我的评价也是「你说的有点儿太理想化啦」。虽然我有反思,也理解另一方……但是感觉我的思维认同方真的没有在改……

/

关于本子


想送她一句歌词:


「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」


关于生命历程太顺以至于经历苍白这一点


想提升自身复杂性和灵魂的厚重感不只有亲身经历这一种方式的:通过好的文艺作品:比如纪录片、小说、影视、美术作品……都是很好的途径去感受。


但是本子本身因为「情感韧性」没有得到亲历的锤炼,就会对这方面比较钝感。


然而这并不代表做不到,只是需要付出更大的感知努力。


其实我还是觉得没有谁的生命历程会真正一帆风顺,他该受的挫折一定会在行程的某个地方等着他。就比如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在某个方面被绊了一跤的本子。


但是,被「复杂性不够」绊了一跤这件事情本身,就是本子这个生命个体独属的「复杂性」。


复杂性来自于生命的积累。但是我觉得它应该是与时间相匹配的,要是在短时间内经历过多,就发生承受不来把自己的弦给崩断的情况。


突然发现,这就事关生命的长度和厚度(深度)两个坐标值在坐标系上的取舍问题啦。


(虽然能决定取舍的不完全是自己

/

完了我再继续码下去能开一篇文章了……


我还是先睡觉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/

但是今晚发现自己的思考方式好哲学哦


一直在努力寻求它们之间的本质关系……【甚至试图建模】


【并没有,只是想到了这样的比喻】


#嗷呜吃了一口巨大的安利有点儿撑#
#药不能停#

「姑娘,醒醒,该吃药了。」

昨儿买了盒很有意思的书。

「Books cure all.」
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此书豆瓣书评
/
林keikei:「我觉得你买的这一套能够撑你下半辈子了……」
我:QAQ……

而且这份安利还自带「安利生滚安利」的功能,所以这药大概够我服用好久的诶……

【衔着药方子开心愉悦摇尾巴.jpg】

这时代谁还没点儿毛病咋滴,「开心吃药,快乐做人」才是正经事儿~
/
好喜欢在黄油相机修图啊,按自己的想法布局,修完超级有成就感,感觉自己像是在创作艺术~

在朋友圈写过很多思考和思绪,日常被说「你去跨考中文的研吧」,但其实自己没有真正完整地写过什么作品。

我说:「挺不好意思的,暗戳戳立下“想为自己喜欢的角色写点儿什么画点儿什么”的目标很久了,然后每次都是“我觉得我这种程度还不行,我还要练习得更优秀才能把我心中他的好表达出来”。」

于是就一直一直拖了下来。

在Lof上看到过那么多优秀的写手画手之后,自己对于「创作」这件事情就变得小心翼翼起来。

兴许是自己标准太高,兴许是「别人已经把我想说的他和我没想到的他都好好地表达出来了,我还写他画他作甚呀?」

突然就觉得,遇见太多比自己优秀太多的人有时候也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:我可能从此就因为年少时遇见了光芒,自己再也不会发光了。

因为月亮和萤火虫的区别,实在是太大了呀。

看到这个测试结果地时候就想到这一点:写同人和写原创果然是不一样的啊。

写同人我会更倾向去挖掘细节,立足现实和原著,但是原创就是一匹拉不回来的野马。也就是这个测试所说的「鬼才型」。

但是这就是我心中文学的意义啊。

文学的意义之一就是「脱离现实束缚去创造和探讨可能性的试验场。」

比如,若人类真的实现了用机器人替代人类士兵进行战争会出现什么局面,各阶层的生存状况会有什么转变……

我们还没到那一天,但是我们可以模拟那一天。并且创作者在自己心中「养」起来的角色和世界观越丰满真实,构筑的这个模型世界对社会就越具有参考性和启发性。

文学,可以是一双未来的眼睛啊。

文学对我来说,探讨未知是最大的魅力。

有一天和舍友聊天,我说起来会不会有「性与爱分离的最高情感」,要不要用「一个无性恋女主和一个同性恋男主之间的情感」来探讨一下。

舍友的眉毛纠结在了一起……表示「你不能这样写,这根本不是爱情。你想写东西你为什么不写BG  BL  GL小说之类的呢,不都挺好的吗?」

我没有继续说下去了。

怎么说呢,我已经见过写得很出色的这类型的小说了,我没有把握能写得我自己满意,我满意的已经有人写出来了。

而且,对于已经探讨过的模式,我也有点儿兴致索然。

这都还好,最难过的是这个可能性的被否决。为什么她们的第一反应是「你这不是……你应该这样……」,而不是去思考「有可能会有这类人存在吗?」

我不知道,但是我不否决任何可能性。

可能性才是文学创作的基础。

「呐,假如明天起,太阳从西边出来了,这个世界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呢?」想想就觉得会很有趣和有思考空间啊。

可以说是酷爱姬友帮我化的这个妆了